讀左傳心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中碩專一 林國鐘 撰

 

刺客輓歌-魚腹中的鋒芒

 

壹、   事件始末

《左傳》昭公二十七年記載,吳王僚趁楚平王去世入侵楚國,部隊主力盡出,吳公子光得伍子胥之助,派鱄設諸(即專諸)以魚腸劍行刺吳王,一擊中的,鱄設諸成為春秋時代眾多刺客中一顆閃亮的明星,魚腸劍亦因此成為家戶喻曉的神兵利器。傳文中生動記載著吳公子光說服專諸、吳王僚設重兵赴宴、用親信擔任護衛、命侍者更衣跪行上菜…,這些畫面明顯與荊軻刺秦王不同。荊軻在秦王猝不及防的情況下起事甚且無法得手,而專諸卻能在甲士層層戒護下達成任務,使人不得不盛讚專諸過人之勇,誠如《吳越春秋》記載伍子胥由楚國流亡吳國途中所見「專諸方與人鬥,將就敵,其怒有萬人之氣,甚不可擋」,專諸堪予豫讓、要離相媲美。

 

貳、   幾點心得

看專諸刺吳王僚的情節,對照《史記.刺客列傳》,可見當時權貴相互傾軋、算計、鬥爭之情景,分析如次:

一、兩人利益的結合

伍子胥亡楚如吳後復仇心切,曾遊說吳王僚伐楚,《刺客列傳》載:

 

伍子胥既見吳王僚,說以伐楚之利。吳公子光曰:「彼伍員父兄皆死於楚,而員言伐楚,欲自為報私讎也,非能為吳。」吳王乃止。伍子胥知公子光之欲殺吳王僚,乃曰:「彼光將有內志,未可說以外事。」乃進專諸於公子光。

 

可見伍子胥與公子光,彼此心知肚明,相互算計,伍子胥想慫恿吳王伐楚,於是藉由推薦刺客來取信公子光,因此專諸可說是雙方利益結合下的產物。

二、高超的說服技巧

公子光深知專諸有過人之能,為唆使刺僚煞費苦心,《刺客列傳》載:

 

光之父曰吳王諸樊。諸樊弟三人:次曰餘祭,次曰夷眛,次曰季子札。諸樊知季子札賢而不立太子,以次傳三弟,欲卒致國于季子札。諸樊既死,傳餘祭。餘祭死,傳夷眛。夷眛死,當傳季子札。季子札不肯立,吳人乃立夷眛之子僚為王。公子光曰:「使以兄弟次邪,季子當立,必以子乎,則光真適嗣,當立。」

 

公子光先強調自己王嗣的身分,鞏固其繼承王位的合理性,充分掌握豪俠劍士「崇尚節義」的心理;而使專諸自己說出「王可弒也」的承諾,這是為日後事敗預留減輕罪責的伏筆;當專諸提出「母老子弱,是無若我何?」的質疑時,公子光第一時間回答「我,爾身也」,這種決斷力更使專諸義無反顧,樂於效死。

三、最佳的身分掩護

設若吳王僚知曉公子光暗裡豢養刺客,或者上菜之廚師乃具有勇力者,行刺計畫必然失敗,故公子光欲使專諸近身狙擊,必須週密策劃。據傳今日無錫地方,民眾將專諸奉為「廚師之祖」,太湖名菜中之「吳王魚炙」即公子光邀宴吳王僚之殞命菜。若屬實,則專諸在刺僚前確實經過長期「殺手」訓練,故能投吳王所好,以廚師身分作掩護,以廚藝享譽鄉里,並且特別在「炙魚」下功夫,才能使吳王上鈎。《吳越春秋》所記專諸與公子光之對話可為明證。

 

專諸曰:「凡欲殺人君,必前求其所好,吳王何好?」光曰:「好味。」 專諸曰:「何味所甘?」光曰:「好嗜魚之炙也。」專諸乃去,從太湖學炙魚,三月得其味,安坐待公子命之。

 

四、「足疾」是欺敵謀略

公子光在宴會中偽稱「足疾」離席,其後專諸起事。按,吳王僚與公子光間之矛盾早已明朗化,吳王僚在赴宴前,應已預想公子光可能之圖謀,因此推斷公子光應早已將「足疾」之訊息釋出,使吳王僚鬆懈戒心,誤認公子光因腳創無力算計自己。傳文所稱於宴會中「偽足疾入於堀室」,似有違常理。

五、鑄劍名師

《楚辭.九歌》中提及「操吳戈兮披犀甲」,著名的干將、莫邪劍均來自吳地,專諸行刺吳王僚所用之「魚腸劍」亦來自越國鐵匠歐冶子。據《越絕書》載,歐治子所鑄名劍計有八把,可謂中國第一鑄劍師。

 

歐冶乃因天之精神,悉其伎巧,造為大刑三、小刑二:一曰湛盧,二曰純鈞,三曰勝邪,四曰魚腸,五曰巨闕。吳王闔廬之時,得其勝邪、魚腸、湛盧。

 

楚王召風胡子而問之曰:「寡人聞吳有干將,越有歐冶子,此二人甲世而生,天下未嘗有。精誠上通天,下為烈士。寡人願齎邦之重寶,皆以奉子,因吳王請此二人作鐵劍,可乎?」風胡子曰:「善。」於是乃令風胡子之吳,見歐冶子、干將,使之作鐵劍。歐冶子、干將鑿茨山,洩其溪,取鐵英,作為鐵劍三枚:一曰龍淵,二曰泰阿,三曰工布。

 

回左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