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潮《幽夢影》(原文轉引東吳大學國文選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許清雲教授改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一)

原文:花不可以無蝶,山不可以無泉,石不可以無苔,水不可以無藻,喬木不可以無藤蘿,人不可以無癖。

白話改寫:花朵不可以沒有蝴蝶,山裡不可以沒有泉水,石頭不可以沒有苔蘚,水中不可以沒有 萍藻,喬木不可以沒有藤蔓,人不可以沒有嗜好(讀書)。

 

原文:藝花可以邀蝶,纍石可以邀雲,栽松可以邀風,貯水可以邀萍,築台可以邀月,種蕉可以邀雨,植柳可以邀蟬。

白話改寫:種植花卉可以邀約蝴蝶,堆石成山可以邀約雲霧,栽種松樹可以邀約清風,聚集池水可以邀約浮萍,建築高臺可以邀約明月, 栽種芭蕉可以邀約雨聲,種植柳樹可以邀約蟬鳴。

 

原文:樓上看山,城頭看雪,燈前看月,舟中看霞,月下看美人,另是一番情境。

白話改寫:高樓上最適合看遠山,城頭上最適合看白雪,燈光前最適合看明月,小舟中最適合看彩霞,月光下最適合看美人,別有一種幽雅情趣的意境。

 

原文:梅邊之石宜古,松下之石宜拙,竹旁之石宜瘦,盆內之石宜巧。

白話改寫:梅樹邊適合較古老的石頭,松樹下適合較樸拙的石頭,竹子旁適合較清瘦的石頭,盆栽內適合較精巧的石頭。

 

(二)

原文:能閒世人之所能者,方能忙世人之所閒。

白話改寫:你要更悠閒於一般人所能做的各種事,才能夠忙碌於一般人所悠閒的各種事。

 

原文:人莫樂於閒,非無所事事之謂也。閒則能讀書,閒則能遊名勝,閒則能交益友,閒則能飲酒,閒則能著書。天下之樂,孰大於是?

白話改寫:人世間沒有比悠閒這件事來得快樂,而悠閒並非指沒有事情可作了。悠閒才能閱讀書籍,悠閒才能遊覽名勝,悠閒才能結交好友,悠閒才能暢快飲酒,悠閒才能撰寫書籍。天下最快樂的事,沒有一件事比悠閒快樂?

 

原文:有功夫讀書,謂之福;有力量濟人,謂之幸福;有學問著述,謂之幸福;無是非到耳,謂之幸福;有多聞直諒之友,謂之福。

白話改寫:有時間閱讀書籍,就是所謂的幸福;有力量幫助別人,就是所謂的幸福;有學識撰寫書籍,就是所謂的幸福;沒有是是非非傳到耳朵,就是所謂的幸福;有學問飽滿、正直及誠信的好朋友,就是所謂的幸福。

 

原文:多情者不以生死易心;喜讀書者不以忙閒作輟。

白話改寫:多情的人不會因朋友生存或死亡,而改變真摯本心;喜歡讀書的人不會因時間忙碌或空閒,而停止閱讀書籍。

 

(三)

原文:少年讀書,如隙中窺月;中年讀書,如庭院望月;老年讀書,如台上玩月。皆以閱歷之淺深,為所得之深淺耳。

白話改寫:少年讀書,如從小縫中窺看月亮;中年讀書,如從庭院中眺望月亮;老年讀書,如從高臺上賞玩月亮。都因閱歷的深淺,所得到的境界亦有深淺罷了。

 

原文:藏書不難,能看為難;看書不難,能讀為難;讀書不難,能用為難;能用不難,能記為難。

白話改寫:藏書不困難,真正能看書才難;看書不 困難,真正能讀懂書才難;讀書不困難,真正能應用書才難;能應用書不困難,真正能牢記在心中才算難。

 

原文:善讀書者,無之而非書:山水亦書也,棋酒亦書也,花月亦書也。

白話改寫:善於讀書的人,沒有一處不是書籍。所以談論山水(遊山玩水)也是書了,談論棋酒(圍棋飲酒)也是書了,談論花月(觀花賞月)也是書了。

 

(四)

原文:善遊山水者,無之而非山水:書史亦山水也,詩酒亦山水也,花月亦山水也。

白話改寫:擅長遊山玩水的人,沒有一處而不是山水美景。讀書觀史也是山水了,賦詩飲酒也是山水了,賞花玩月也是山水了。

 

原文:有地上之山水,有畫上之山水,有夢中之山水,有胸中之山水。地上者妙在邱壑深邃,畫上者妙在筆墨淋漓,夢中者妙在景象變幻,胸中者妙在位置自如。

白話改寫:有地面上的山水,有圖畫上的山水,有夢幻中的山水,有胸懷中的山水。地面上的山水,美妙在於山谷深遠幽邃。圖畫上的山水,美妙在於筆墨沾潤飽滿。夢幻中的山水,美妙在於景象變幻萬千。胸懷中的山水,美妙在於位置自由自在。

 

原文:文章是案頭山水,山水是地上之文章。

白話改寫:文章可說是桌上的山水,山水可說是地面上的文章。

 

(五)

原文:對淵博友,如讀異書;對風雅友,如讀名人詩文;對謹飭友,如讀聖賢經傳;對滑稽友,如閱傳奇小說。

白話改寫:面對學問淵博的朋友,如同閱讀世所罕見的書籍。面對風流儒雅的朋友,如同閱讀著名作家的詩文。面對嚴謹修飭的朋友,如同閱讀古聖先賢的經傳。面對足智捷辯的朋友,如同閱讀生動有趣的傳奇故事。

 

原文:一介之士,必有密友:密友不必定是刎頸之交。大率雖千百里之遠,皆可相信,而不為浮言所動。聞有謗之者,即多方為之辯析而後已;事之宜行宜止者,代為籌畫決斷。或事當利害關頭,有所需而後濟者,即不必與聞,亦不慮其負我與否,竟為力承其事,此皆所謂密友也。

白話改寫:微小的人士,必定有親密的朋友;親密的朋友不一定是以性命相許的知己。大抵,雖然兩人距離千百里的遙遠,都可以相互信任,而不會被不實的流言所動搖。聽到有人毀謗朋友,立即多方面替他辯解釐清而後已;事情中應該施行、應該停止的,代為籌備策劃決定果斷。有時候在事情緊要關頭上,有需要幫助才能完成的,即不必參與其事,也不必考慮是否會辜負我,必定會盡力承當這件事,這些都是所謂親密的朋友。

 

原文:求知己於朋友易,求知己於妻妾難,求知己於君臣則尤難之難。

白話改寫:在朋友中尋求知己比較容易,在妻妾中尋求知己比較困難,在君臣中尋求知己就更難上加難。

 

回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