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文選講

〈秦晉殽之戰〉 張晏菁撰稿/ 林伯謙審訂

        魯僖公三十三年(西元前627),秦、晉在殽山發生著名的戰役;後人所以得知這場戰爭始末,則是來自於《左傳.秦晉殽之戰》的記載。《東吳國文選》錄出《左傳》「燭之武退秦師」、「蹇叔哭師」、「弦高犒師」、「晉敗秦師於殽」諸節,涵括戰役的前因後果,以及其間的曲折波瀾。

文章編年紀事,主題為戰爭,縱線為時間。依據時間以貫串整個事件脈絡:僖公三十年,晉、秦圍鄭;三十二年冬,晉文公卒,而秦軍潛師襲鄭,戰雲密布,一片山雨欲來景象;三十三年春,秦師入滑;夏四月,秦軍慘敗,匹馬隻輪無一還者。情節層層推衍,敘事勁直明快,最終還是回到殽之戰這個中心點,結構嚴謹,文筆洗練。

        燭之武退秦師。此段戰事淵源於僖公二十三年,晉文公重耳流亡鄭國,「鄭文公亦不禮焉」;次於僖公二十八年晉、楚城濮之戰,「鄭伯如楚致其師」,因此晉文公邀秦穆公合擊鄭國,且已兵臨城下。此節以「退秦師」為中心,從內容描述中,不僅間接批評鄭文公不懂用人,更凸顯燭之武有勇有謀,能言善辯,短短百餘字,籠罩秦晉關係現在過去與未來種種得失利害,燭之武的分析,幾乎像是貼心為秦穆公設想,使得穆公利令智昏,埋下秦軍敗戰及未來數百年秦晉交鋒的惡果。

        蹇叔哭師。此節起筆描述晉文公卒,而「柩有聲如牛」,卜偃藉此神道設教,說明晉國對即將到來的戰事有必勝把握;《左傳》作者也藉此暗示戰爭勝負。《左傳》作者常運用此種手法,透過卜筮之言附會其說,將事件結果預先提示,晉.范寧序《縠梁傳》即說:「左氏艷而富,其失而巫。」本文重點則為蹇叔以「勞師以襲遠」、「鄭必知之」、「且行千里,其誰不知」三個理由來分析此次出征的不利因素,但秦穆公並不採納,堅決出兵,呈現出一味被燭之武洗腦後,貪心、固執,專斷剛愎的昏憒貌。蹇叔既挨穆公的罵,還得哭送著兒子出征,孤臣無力回天,白髮人送別黑髮人,其無奈痛心可以想知,而全軍覆歿於殽的預言也更為深刻悚動。

        弦高犒師。由王孫滿觀察「秦師輕而無禮,必敗」起筆,強調一個稚齡孩兒,與上文一位謀國老臣--蹇叔預言不謀而合,可看出作者密織針脈的匠心。此段並凸顯了鄭國商人弦高的鮮明形象,描寫他假充使者,鎮靜如恆地犒勞秦軍,爭取時間報信,見義忘利的愛國行為。至於鄭國商人何以如此愛國?可與《左傳》記載韓宣子向鄭國執政子產索請玉環一節,相互參照,即可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 晉敗秦師於殽。從原軫諫言起兵擊秦,朝廷和戰雙方攻防,至秦軍果然大敗於殽,緊接著穆公之女、襄公嫡母文嬴請釋三帥,終於秦伯素服郊次,秦穆公終究表現出有遠見的霸主胸懷。所以晉國的勝利並不令人感到輕鬆愉快,因為那不過是暫時。在記述殽戰之後,作者補加穆公「不以一眚掩大德」這一段,意味是雋永深長的。

        綜述上文,可篇篇獨立,然而連貫起來,却又渾然一體。春秋無義戰,戰爭文字多描繪出種種血腥、殺戮畫面,文中無一寫戰,却又處處寫戰。從場景鋪陳中,營構出戰爭詭譎的氛圍;從人物的對話、事件的發展中,凸顯人物形象的特質,並寓含褒貶於其中。其高妙的藝術手法、敏快精當的史筆,對後代如《史記》等史傳散文的創作,影響深遠。

回古文選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