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非《外儲說左上》(原文轉引東吳大學國文選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許清雲教授改寫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(一)

原文:

 齊有居士田仲者,宋人屈穀見之,曰:「穀聞先生之義,不恃仰人而食,今穀有巨瓠,堅如石,厚而無竅,願獻之先生。」仲曰:「夫瓠所貴者,謂其可以盛也。今厚而無竅,則不可剖以盛物;而重如堅石,則不可以剖而以斟,吾無以瓠為也。」曰:「然,穀將欲棄之。今田仲不恃仰人而食,亦無益人之國,亦堅瓠之類也。」

 

白話改寫:

    齊國有個名叫田仲的居士,宋國屈穀去拜見他,說:「我聽說先生的道義,是不仰望別人而生活。現在我有一個巨大的葫蘆,堅硬如同石頭,皮厚得沒有空隙,想要送給先生。」田仲說:「葫蘆的用處,就在於它可以盛東西。現在這個是皮厚無 隙,那麼就不能剖開而盛東西;而且它厚重堅硬像石頭,那麼就不能剖開而來斟酒,我拿這個葫蘆沒有什麼用處。」屈穀說:「好,我就把它丟掉。如今田仲你不仰望別人而生活,也對國家沒什麼益處,也屬於堅硬的葫蘆一類啊。」

  

(二)

原文:

 文公反國,至河,令籩豆捐之,席蓐捐之,手足胼胝、面目黧黑者後之。咎犯聞之而夜哭。公曰:『寡人出亡二十年,乃今得反國,咎犯聞之,不喜而哭,意不欲寡人反國邪?』犯對曰:『籩豆,所以食也,而君捐之;席蓐,所以臥也,而君捐之。手足胼胝、面目黧黑,勞有功者也,而君後之。今臣有與在後,中不勝其哀,故哭。且臣為君行詐偽以反國者眾矣,臣尚自惡也,而況於君?』再拜而辭。文公止之,曰:『諺曰:築社者,攐撅而置之,端冕而祀之。』今子與我取之,而不與我治之;與我置之,而不與我祀之;焉可?」解左驂而盟於河。

 

白話改寫:

    晉文公回國,來到黃河邊,命令把流亡過程中用舊的飲食用具丟掉,睡覺用具丟掉,叫手腳磨出老繭和臉色黧黑的人排在後面。狐偃聽說後,就在晚上哭了起來。文公說:「我流亡在外二十年,現在才得以回國。你聽說後不高興,反而痛哭,你的意思是不希望我回國嗎?」狐偃回答說:「籩豆是用來盛食物的,您把它們扔掉;席蓐是用來睡覺的,您把它們扔掉。手腳上長有老繭、臉色曬黑的,是勞苦而有功勞的人,您卻讓他們退到後面。現在我又被排在後列,心中有說不出的哀痛,所以哭了。而且我為讓您回國,曾多次採用詐偽欺騙的手段,我自己都深感厭惡,何況君王您呢?」連拜兩拜就要告辭。文公阻止他,說:「俗話說:『修築土地廟的人,揭起下裳來樹立神壇,穿起禮服、戴上禮帽去祭祀社神。』現在你為我取得了國家,而不和我一起去治理它;好比為我樹立了社神,卻不和我一起去祭祀一樣。這怎麼行呢?」文公解下車子左邊的馬沉到河中,對著河神起了盟誓。

 

(三)

原文:

 齊桓公好服紫,一國盡服紫。當是時也,五素不得一紫。桓公患之,謂管仲曰︰「寡人好服紫,紫貴甚,一國百姓好服紫不已,寡人奈何?」管仲曰︰「君欲止之,何不試勿衣紫也。謂左右曰︰『吾甚惡紫之臭。』於是左右適有衣紫而進者,公必曰︰『少卻,吾惡紫臭。』」公曰︰「諾。」於是日,郎中莫衣紫;其明日,國中莫衣紫;三日,境內莫衣紫也。

 

白話改寫:

    齊桓公喜歡穿紫色衣服,於是全國的人都穿紫色衣服。因此在那時,五件素白的衣服也換不到一件紫色的衣服。齊桓公為此十分憂慮,對管仲說:「我喜歡穿紫色衣服,所以紫色衣服貴得很離譜,但全國百姓卻喜歡穿紫色的衣服不停止,我該怎麼辦呢?」管仲說:「您想制止這種風氣,為什麼不試一下自己不穿紫色衣服呢?對身邊的侍從說:『我非常厭惡紫色衣服的氣味。』」在這時,侍從中適有穿紫衣來進見的人,您一定要說:「稍微退後點,我厭惡紫色衣服的氣味。」桓公說:「好。」就在當天,沒有郎中再穿紫色的衣服;在那第二天,國都中沒人再穿紫色的衣服;到第三天,國境之內沒人再穿紫色的衣服了。

 

(四)

原文:

 晉文公攻原,裹十日糧,遂與大夫期十日。至原十日,而原不下;擊金而退,罷兵而去。士有從原中出者,曰:「原三日即下矣。」群臣左右諫曰:「夫原之食絕力盡矣,君姑待之。」公曰:「吾與士期十日,不去,是亡吾信也。得原失信,吾不為也。」遂罷兵而去。原人聞曰:「有君如彼其信也,可無歸乎!」乃降公。衛人聞曰:「有君如彼其信也,可無從乎!」乃降公。孔子聞而記之曰:「攻原得衛者。信也。」

 

白話改寫:

    晉文公攻打原國,攜帶可供十天食用的糧食,於是和大夫們約定十天的期限,要攻下原國。到原國十天了,沒有攻下原國,便下令敲鑼退軍,準備收兵回晉國去。這時,有戰士從原國出來報告說:「再有三天就可以攻下原國了。」文公身邊的群臣也勸諫說:「原國的糧食已經吃完了,兵力也用盡了,請國君再等待一些時日吧!」文公說:「我跟大夫們約定十天的期限,若不回去,是失去我的信用啊!為了得到原國而失去信用,我辦不到。」於是撤兵回晉國去了。原國人民聽說這件事,都說:「有君王像晉文公這樣講誠信的,怎可不歸附他呢!」於是歸順了晉文公。衛國人民聽到這個消息,便說:「有君王像晉文公這樣講誠信的,怎可不跟隨他呢!」於是向晉文公投降了。孔子聽說就把這件事記載下來,並且說:「攻打原國竟獲得了衛國,是因為他能守信啊!」

 

回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