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《搜神記·韓憑夫婦》(原文轉引東吳大學國文選)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許清雲教授改寫    賞析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原文:宋康王舍人韓憑,娶妻何氏,美,康王奪之。憑怨,王囚之,論為城旦。

白話改寫:宋康王的舍人韓憑,娶何姓女子為妻,何氏貌美,康王把何氏奪過來。韓憑心懷怨恨,康王把他囚禁起來,定罪罰韓憑築城、守邊。

 

原文:妻密遺憑書,繆其辭曰:「其雨淫淫,河大水深,日出當心。」既而王得其書,以示左右;左右莫解其意。臣蘇賀對曰:「『其雨淫淫』,言愁且思也;『河大水深』,不得往來也;『日出當心』,心有死志也。」俄而憑乃自殺。

白話改寫:韓妻何氏暗中送信給韓憑,故意使語句曲折隱晦,信中說:「久雨淫淫不止,河水廣大且深,太陽照見我心。」宋康王得到這封信,把信給親信臣子看,親信臣子中沒有人能解釋信中的意思。臣蘇賀回答說:「『其雨淫淫』,是說心中愁思不止;『河大水深』,是指長期兩人不得往來;『日出當心』,是內心已有自殺的志向。」不久韓憑就自殺了。

 

原文:其妻乃陰腐其衣。王與之登臺,妻遂自投臺下;左右攬之,衣不中手而死。遺書於帶曰:「王利其生,妾利其死,願以屍骨,賜憑合葬!」

白話改寫:韓妻於是暗地裡使自己的衣服朽爛。康王和何氏一起同登高臺,韓妻何氏於是從臺上往下跳,宋康王的隨從想拉住她,因為衣服已經朽爛,經不起手拉,而何氏自殺身亡。何氏在衣帶寫下的遺書說:「王以我生為好,我以死去為好,希望把我的屍骨賜給韓憑,讓我們兩人合葬一塊。」

 

原文:王怒,弗聽,使里人埋之,塚相望也。王曰:「爾夫婦相愛不已,若能使塚合,則吾弗阻也。」

白話改寫:康王發怒,不聽韓妻何氏的請求,使韓憑夫婦同里的人埋葬他們,讓他們的墳墓遙遙相望。康王說:「你們夫婦相愛不已,假如能使墳墓合起來,那麼我就不再阻擋你們。」

 

原文:宿昔之間,便有大梓木生於二塚之端,旬日而大盈抱。屈體相就,根交於下,枝錯於上。又有鴛鴦,雌雄各一,恆棲樹上,晨夕不去,交頸悲鳴,音聲感人。

白話改寫:很短時間內,就有兩棵大梓樹分別從兩座墳墓的上頭長出來,十天左右就長得有一人抱粗。兩棵樹樹幹彎曲,互相靠近,樹根在地下交結,樹枝在上面交錯。又有鴛鴦鳥,一雌一雄,長時在樹上棲息,早晚都不離開,交頸悲鳴,淒慘的聲音感人至深。

 

原文:宋人哀之,遂號其木曰相思樹。相思之名,起於此也。南人謂此禽即韓憑夫婦之精魂。今睢陽有韓憑城。其歌謠至今猶存。

白話改寫:宋國人都為這鳴叫聲而悲哀,於是稱這樹為相思樹。相思的說法,就從這兒開始。南方人說這種鴛鴦鳥就是韓憑夫婦精魂變成的。現在睢陽有韓憑城,歌謠至今還在流傳。

 

回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