駱賓王 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
  偽臨朝武氏者(1),人非溫順,地實寒微(2)。昔充太宗下陳(3),嘗以更衣入侍(4)。洎乎晚節(5),穢亂春宮(6)。密隱先帝之私(7),陰圖後庭之嬖(8)。入門見嫉,蛾眉不肯讓人(9);掩袖工讒(10),狐媚偏能惑主(11)。踐元後於翬翟(12),陷吾君於聚麀(13)。加以虺蜴為心(14),豺狼成性,近狎邪僻(15),殘害忠良(16),殺姊屠兄(17),弑君鴆母(18)。神人之所共疾,天地之所不容。猶複包藏禍心,窺竊神器(19)。君之愛子,幽之于別宮(20);賊之宗盟(21),委之以重任。嗚呼!霍子孟之不作(22),朱虛侯之已亡(23)。燕啄皇孫,知漢祚之將盡(24);龍漦帝后,識夏庭之遽衰(25)
  敬業皇唐舊臣,公侯塚子(26)。奉先帝之遺訓(27),荷本朝之厚恩。宋微子之興悲(28),良有以也(29);桓君山之流涕(30),豈徒然哉!是用氣憤風雲,志安社稷(31)。因天下之失望,順宇內之推心(32),爰舉義旗(33),誓清妖孽。南連百越(34),北盡三河(35),鐵騎成群,玉軸相接(36)。海陵紅粟(37),倉儲之積靡窮;江浦黃旗(38),匡復之功何遠。班聲動而北風起(39),劍氣沖而南斗平。喑嗚則山嶽崩頹,叱吒則風雲變色(40)。以此制敵,何敵不摧;以此攻城,何城不克!
  公等或家傳漢爵(41),或地協周親(42),或膺重寄于爪牙(43),或受顧命于宣室(44)。言猶在耳,忠豈忘心?一抔之土未乾,六尺之孤安在(45)?儻能轉禍為福(46),送往事居(47),共立勤王之勳(48),無廢舊君之命(49),凡諸爵賞,同指山河(50)。若其眷戀窮城(51),徘徊歧路,坐昧先幾之兆(52),必貽後至之誅(53)
  請看今日之域中,竟是誰家之天下!移檄州郡,咸使知聞。

【注釋】

1)偽:指非法的,表示不為正統所承認的意思。臨朝:蒞臨朝廷掌握政權。(2)地:指家庭、家族的社會地位。(3)下陳:古人賓主相饋贈禮物、陳列在堂下,稱為下陳。因而,古代統治者充實于府庫、內宮的財物、妾婢,亦稱下陳。這裡指武則天曾充當過唐太宗的才人。(4)更衣:換衣。古人在宴會中常以此作為離席休息或入廁的托言。《漢書》記載:歌女衛子夫乘漢武帝更衣時入侍而得寵倖。這裡藉以說明武則天以不光彩的手段得到唐太宗的寵倖。(5)洎(jì記):及,到。晚節:後來。(6)春宮:亦稱東宮,是太子居住的地方,後人常借指太子。(7)私:寵倖。(8)嬖(pì閉)寵愛。(9)蛾眉:原以蠶蛾的觸鬚比喻女子修長而美麗的眉毛,這裡借指美女。(10)掩袖工讒:說武則天善於進讒害人。《戰國策》記載:楚王夫人鄭袖對楚王所愛美女說:楚王喜歡你的美貌,但討厭你的鼻子,以後見到楚王,要掩住你的鼻子。美女照辦,楚王因而發怒,割去美女的鼻子。這裡借此暗指武則天曾偷偷窒息親生女兒,而嫁禍于王皇后,使皇后失寵的事(見《新唐書·後妃傳》)。(11)狐媚:唐代迷信狐仙,認為狐狸能迷惑害人,所以稱用手段迷人為狐媚。(12)元後:正宮皇后。翬翟(huì—ì灰狄):用美麗鳥羽織成的衣服,指皇后的禮服。翬,五彩雉雞。翟,長尾山雞。(13)聚麀(yōu憂):多匹牡鹿共有一匹牝鹿。麀,母鹿。語出《禮記·曲禮上》:夫惟禽獸無禮,故父子聚麀。這句意謂武則天原是唐太宗的姬妾,現在當上高宗的皇后,使高宗亂倫。(14),虺蜴(huǐì毀易):指毒物。虺,毒蛇。蜴,蜥蜴,古人以為有毒。(15)狎:親近。邪僻:指不正派的人。(16)忠良:指因反對武后而先後被殺的長孫無忌、上官儀,褚遂亮等大臣。(17)殺姊屠兄:據《舊唐書·外戚傳》記載:武則天被冊立為皇后之後,陸續殺死侄兒武惟良、武懷遠和姊女賀蘭氏。兄武元慶、武元爽也被貶謫而死。(18)弑君鴆(zhèn振)母:謀殺君王、毒死母親。其實史書中並無武后謀殺唐高宗和毒死母親的記載。弑,臣下殺死君王。鴆,傳說中的一種鳥,用其羽毛浸酒能毒死人。(19)窺竊神器:陰謀取得帝位。神器,指皇位。(20)君之愛子,幽之于別宮:指唐高宗死後,中宗李顯繼位,旋被武后廢為廬陵王,改立睿宗李旦為帝,但實際上是被幽禁起來(事見《新唐書·後妃傳》)。二句為下文六尺之孤何在張本。(21)宗盟:家屬和黨羽。(22)霍子孟:名霍光,西漢大臣,受漢武帝遺詔,輔助幼主漢昭帝;昭帝死後,昌邑王劉賀繼位,荒嬉無道,霍光又廢劉賀,更立宣帝,是安定西漢王朝的重臣(事見《漢書·霍光傳》)。作:興起。(22)朱虛侯:漢高祖子齊惠王肥的次子,名劉章,封朱虛侯。高祖死後,呂后專政,重用呂氏,危及劉氏天下,劉章與丞相陳平、太尉周勃等合謀,誅滅呂氏,擁立文帝,穩定了西漢王朝(事見《漢書·高五王傳》)。(24燕啄皇孫二句:《漢書·五行志》記載:漢成帝時有童謠說燕飛來,啄皇孫。後趙飛燕入宮為皇后,因無子而妬殺了許多皇子,漢成帝因此無後嗣。不久,王莽篡政,西漢滅亡。這裡借漢朝故事,指斥武則天先後廢殺太子李忠、李弘、李賢,致使唐室傾危。祚,指皇位,國統。(25龍漦(利)帝后二句:據《史記·周本紀》記載:當夏王朝衰落時,有兩條神龍降臨宮庭中,夏帝把龍的唾涎用木盒藏起來,到周厲王時,木盒開啟,龍漦溢出,化為玄黿流入後宮,一宮女感而有孕,生襃姒。後幽王為其所惑,廢太子,西周終於滅亡。漦,涎沫。(26)塚子:嫡長子。(27)先帝:指剛死去的唐高宗。(28)宋微子:微子名啟,是殷紂王的庶兄,被封于宋,所以稱宋微子。殷亡後,微子去朝見周王,路過荒廢了的殷舊都,作《麥秀歌》來寄託自己亡國的悲哀(見《尚書大傳》)。這裡是李敬業的自喻。(29)良:確實、真的。以:緣因。(30)桓君山:東漢人,名譚,光武帝時為給事中,因反對當時盛行的讖緯神學,而被貶為六安縣丞,憂鬱而死(事見《後漢書·桓譚傳》)。(31)社稷:原為帝王所祭祀的土神和穀神,後借指國家。(32)宇內:天下。推心:指人心所推重。(33)爰:於是。(34)百越:通百粵。古代越族有百種,故稱百越。這裡指越人所居的偏遠的東南沿海。(35)三河:洛陽附近河東、河內、河南三郡,是當時政治中心所在的中原之地。(36)玉軸:戰車的美稱。(37)海陵:古縣名,治所在今江蘇省泰州市,地在揚州附近,漢代曾在此置糧倉。紅粟:米因久藏而發酵變成紅色。靡:無,不。(38)江浦:長江沿岸。浦,水邊的平地。黃旗:指王者之旗。(39)班聲:馬嘶鳴聲。(40)喑:(yìn陰)嗚、叱吒(zhà炸):發怒時的喝叫聲。(41)公等:諸位。家傳漢爵:擁有世代傳襲的爵位。漢初曾大封功臣以爵位,可世代傳下去,所以稱漢爵。(42)地協周親:指身份地位都是皇家的宗室或姻親。協,相配,相合。周親,至親。(43)膺(應yìng):承受。爪牙:喻武將。(44)顧命:君王臨死時的遺命。宣室:漢宮中有宣室殿,是皇帝齋戒的地方,漢文帝曾在此召見並諮問賈誼,後借指皇帝鄭重召問大臣之處。(45)一抔(剖póu)之土:語出《史記·張釋之傳》:假令愚民取長陵(漢高祖陵)一抔土,陛下將何法以加之乎?這裡借指皇帝的陵墓。六尺之孤:指繼承皇位的新君。安在:有本作何托。參閱前注(20)。(46)儻:通,倘若,或者。(47)送往事居:送走死去的,侍奉在生的。往,死者,指高宗。居,在生者,指中宗。(48)勤王:指臣下起兵救援王室。(49)舊君:指已死的皇帝,一作大君,義近。(50同指山河二句:語出《史記》,漢初大封功臣,誓詞云:使河如帶,泰山若厲。國以永寧,爰及苗裔。這裡意為有功者授予爵位,子孫永享,可以指山河為誓。(51)窮城:指孤立無援的城邑。(52)昧:不分明。幾(jī機):跡象。(53)貽(yí怡):遺下,留下。後至之誅:意思說遲疑不回應,一定要加以懲治。語見《周禮·大司馬》,原句為比軍眾,誅後至者。


【譯文】
  那個非法把持朝政的武氏,不是一個溫和善良之輩,而且出身卑下。當初是太宗皇帝的姬妾,曾因更衣的機會而得以奉侍左右。到後來,不顧倫常與太子(唐高宗李治)關係曖昧。隱瞞先帝曾對她的寵倖,謀求取得在宮中專寵的地位。選入宮裡的妃嬪美女都遭到她的嫉妒,一個都不放過;她偏偏善於賣弄風情,像狐狸精那樣迷住了皇上。終於穿著華麗的禮服,登上皇后的寶座,把君王推到亂倫的醜惡境地。加上一幅毒蛇般的心腸,兇殘成性,親近奸佞,殘害忠良,殺戮兄姊,謀殺君王,毒死母親。這種人為天神凡人所痛恨,為天地所不容。她還包藏禍心,圖謀奪取帝位。皇上的愛子,被幽禁在冷宮裡;而她的親屬黨羽,卻委派以重要的職位。嗚呼!霍光這樣忠貞的重臣,再也不見出現;劉章那樣強悍的宗室也已消亡了。燕啄皇孫歌謠的出現,人們知道漢朝的皇統將要窮盡;孽龍的口水流淌在帝王的宮庭裡,標誌著夏後氏王朝快要衰亡。
  我李敬業是大唐的老臣下,是王公貴族的長子,奉行的是先帝留下的訓示,承受著本朝的優厚恩典。宋微子為故國的覆滅而悲哀,確實是有他的原因的;桓譚為失去爵祿而流淚,難道是毫無道理的嗎!因此我憤然而起來幹一番事業,目的是為了安定大唐的江山。依隨著天下的失望情緒,順應著舉國推仰的心願,於是高舉正義之旗,發誓要消除害人的妖物。南至偏遠的百越,北到中原的三河,鐵騎成群,戰車相連。海陵的粟米多得發酵變紅,倉庫裡的儲存真是無窮無盡;大江之濱旌旗飄揚,光復大唐的偉大功業還會是遙遠的嗎!戰馬在北風中嘶鳴,寶劍之氣直沖向天上的星斗。戰士的怒吼使得山嶽崩塌,雲天變色。拿這來對付敵人,有什麼敵人不能打垮;拿這來攻擊城市,有什麼城市不能佔領!
  諸位或者是世代蒙受國家的封爵,或者是皇室的姻親,或者是負有重任的將軍,或者是接受先帝遺命的大臣。先帝的話音好像還在耳邊,你們的忠誠怎能忘卻?先帝的墳土尚未乾透,我們的幼主卻不知被貶到哪裡去了!如果能轉變當前的禍難成為福祉,好好地送走死去的舊主和服事當今的皇上,共同建立匡救王室的功勳,不至於廢棄先皇的遺命,那末各種封爵賞賜,一定如同泰山黃河那般牢固長久。如果留戀目前的既得利益,在關鍵時刻猶疑不決,看不清事先的徵兆,就一定會招致嚴厲的懲罰。
  請看明白今天的世界,到底是哪家的天下。這道檄文頒佈到各州郡,讓大家都知曉。

回辭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