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甫律詩選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許清雲教授注釋、白話改寫

 

杜甫˙春望:

國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時花濺淚,恨別鳥驚心。

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。白頭搔更短,渾欲不勝簪

【注釋】

1.烽火,原指古代邊境上報警的煙火。這裡指戰火。謂在春季的整整三個月裡,唐軍正和叛軍進行激烈的戰鬥,故戰火不息。

2.抵,值得。杜甫此時家人在鄜州,音信稀少,故有抵萬金之語。「抵萬金」三字,極意誇張,以見家書之珍貴難得。

3.白頭,指白髮。短,短少。

4.渾,簡直。不勝,受不住。意即插不上髮簪。簪,把髮連於冠上的一種長針。古時男子成年後束髮,故也用簪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青山綠水依舊,但長安城已淪陷,國家支離破碎。長安的春天,花開花落,雜草叢生的荒涼景象,令人焦急呀!

感傷啊!我感傷國家的衰敗;雖能看到花朵的鮮美,然而一想到國事,就淚如泉湧,花兒彷彿也在暗暗哭泣。

怨恨啊!我怨恨此時來到長安;聽到鳥兒啼叫,想到家人離散,就禁不住意亂心碎,鳥兒彷彿也是驚慌亂飛。

戰爭已連續三個月了,眾多百姓正遭受著無窮的災難;家人啊,音信絲毫不通,這時候,一封家書啊,抵得上萬兩黃金貴重!

我的心焦碎了!焦急得白髮也越搔越短,更加稀少,幾乎連髮簪都插不住了。

〔賞析〕請按此

 

杜甫˙月夜:

今夜鄜州月,閨中祇獨看。遙憐小兒女,未解憶長安

香霧雲鬟濕,清輝玉臂寒,何時倚虛幌,雙照淚痕乾。

【注釋】

1.鄜州,今陝西鄜縣。

2.閨中,這裡指妻子。

3.憶長安,憶起陷在長安(今陝西西安)的父親。

4.香霧,仇兆鰲注:「霧本無香,香從鬟中膏沐生耳。」古人霧露並提,這裡當是泛指水氣。雲鬟濕,謂鬢髮被水氣沾濕。

5.清輝,指月光。玉臂寒,因在月下憶夫久立,所以手臂微有寒意。

6.虛幌,指透明的薄幔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今夜月亮高高地掛在鄜州上空,我的妻子一個人在鄜州默默地觀看。

遙想可愛的幼小兒女,他們哪裡懂得母親望著長安、掛念父親的心情!

香濃的霧氣,沾濕了妳濃密的頭髮;清涼的月光,心疼妳白潔的臂膀受寒。

什麼時候夫妻能夠共倚在那薄薄的帷帳前,讓明月把我們的淚痕照乾。

〔賞析〕請按此

 

杜甫˙春宿左省

花隱掖垣暮,啾啾棲鳥過。星臨萬戶動,月傍九霄多。

不寢聽金鑰,因風想玉珂。明朝有封事,數問夜如何?

【注釋】

1.左省,唐時中書、門下兩省,在禁中左右掖。杜甫時為左拾遺,屬門下省,為左掖,故云。

2.掖垣(ㄩㄢˊ),左掖垣牆。因門下省、中書省地處左右兩邊,像人的兩掖(通腋),故云。

3.動,閃動。意謂星光閃照下,宮中千門萬戶也像在閃動。

4.九霄,猶九重,天上最高處,這裡指朝廷。多,指得月光之多。

5.金鑰,指宮門上的鎖鑰。

6.珂,指馬鈴,馬絡頭上的裝飾品。

7.封事,奏事。臣下上書奏事,防有泄漏,用黑色袋子密封,故云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黃昏時分,左省宮牆裡的花,顯得朦朦朧朧;回巢鳥兒,啾啾地叫著飛過。

星光閃爍下,千門萬戶也像在閃動;宮殿高入雲霄,多得了皎潔的月光。

我深夜不眠,靜聽開啟宮門的鎖鑰聲,又想像百官騎馬上朝,風吹玉珂。

明天早朝還有要事啟奏皇上,心神不寧,老問:夜已到了幾更?

 

杜甫˙月夜憶舍弟

戍鼓斷人行,秋邊一雁聲。露從今夜白,月是故鄉明。

有弟皆分散,無家問死生。寄書長不達,況乃未休兵。

【注釋】

1.舍弟,家弟,對人謙稱自己之弟。杜甫有弟四人,即杜穎、杜觀、杜豐、杜占。這時惟杜占同在。詩是乾元二年秋夜在秦州時,懷念他分散在河南、山東的兄弟而作。

2.戍鼓,戍樓上的更鼓。斷人行,謂宵禁戒嚴,擊鼓後即不能再行走。或作戰亂音信難通解亦可。

3.秋邊,一作「邊秋」,謂秋天的邊境。此指秦州。一雁,孤雁。喻己之孤獨。

4.白,白露節。此句是「從今夜白露」的倒裝。

5.無家,因為各自分散,消息不明,故有無家之感。且杜甫洛陽附近的家園也已毀於戰火下。

6.長,通「常」,一直,老是。

7.休兵,停戰。這時叛軍史思明攻陷汴州,西進洛陽,唐將李光弼禦之,戰爭正進行中,故云「未休兵」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戌樓上的更鼓響起,路上沒有行人;秋天的邊塞,傳來一陣陣雁鳴聲。

恰好今天又逢白露佳節,這裡明月雖亮,感覺還是故鄉的最明。

弟弟們都因戰爭而四分五散,老家已沒有人可詢問:誰死?誰生?

寄信回去,常常收不到。何況現在戰爭緊急,還沒有停止用兵。

 

杜甫˙天末懷李白:

涼風起天末,君子意如何。鴻雁幾時到,江湖秋水多

文章憎命達,魑魅喜人過。應共冤魂語,投詩贈汨羅。

【注釋】

1.天末,猶天邊。此指秦州。時杜甫正流落在秦州。

2.鴻雁,指音信。傳說雁能傳書(原出《漢書•蘇武傳》)。

3.江湖秋水,猶畏路風波。時李白正流落在江湘一帶。

4.憎命達,意謂有文才的總是薄命遭忌。

5.魑魅(ㄔ ㄇㄟˋ),山精水鬼。喜人過,謂鬼怪喜歡你經過,以便出而吞食。喻奸邪小人喜歡陷害人,使人上圈套。

6.冤魂,指屈原的冤魂。因屈原被讒含冤,投江而死,與李白之受枉竄身,有共通處。且往夜郎又須經過汨羅,故也應有可以共語處。

7.汨羅,汨羅江,在今湖南湘陰縣東北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遙遠的地方刮起了涼風。懷念您啊,不知您近來的心境如何?

鴻雁什麼時候帶來您的書信?秋天江湖上風又大、浪又多!

文人往往命運不好,您得小心:山精水怪正等人經過。

應該同屈原申訴冤屈吧!寫首詩弔問屈原,投入汨羅江中。

 

杜甫˙奉濟驛重送嚴公四韻

遠送從此別,青山空復情。幾時杯重把,昨夜月同行。

列郡謳歌惜,三朝出入榮。江村獨歸處,寂寞養殘生。

【注釋】

1.奉濟驛,在今四川綿陽縣。驛,供郵傳人和官員旅宿、換馬的處所。重送, 重贈。在這之前,作者已寫過《送嚴侍郎到綿州同登杜使君江樓宴》等詩。嚴公,嚴武,字季鷹,華陰(今屬陜西)人。時任成都尹,充劍南節度使。四韻,指八句律詩。律詩都是雙句押韻,也有首句押韻,但不算在內,故云「四韻」。

2.空復情,枉又多情。

3.列郡,指東西兩川屬邑。謳(ㄡ)歌,猶歌頌。惜,惜別,惋惜嚴武離任。

4.三朝,指玄宗、肅宗、代宗三朝。出入榮,指嚴武歷仕三朝,迭居重位。

5.江村,指詩人在浣花溪邊的草堂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送您遠行,從此我們將離別;青山啊!何等迷人,但也徒然有情。

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再度歡聚把杯?昨天夜晚,我們還在月下同行。

劍南各郡都歌頌您,惋惜您離任,您歷經三朝出將入相,多麼光榮!

分別以後,我孤孤單單的回到浣花草堂,寂寞地度過我的殘生。

 

杜甫˙別房太尉墓

他鄉復行役,駐馬別孤墳。近淚無乾土,低空有斷雲。

對棋陪謝傅,把劍覓徐君。唯見林花落,鶯啼送客聞。

【注釋】

1.房太尉,房琯,字次律,河南(今河南洛陽)人。玄宗時拜相。肅宗時因陳陶斜(在陜西咸陽縣東)之敗貶職。代宗廣德元年卒於閬州僧舍。贈太尉。

2.復行投,指一再奔走。

3.謝傅,晉名將謝安,生前拜太傅。《晉書•謝安傳》:「謝玄等破苻堅,有檄書至,安方對客圍棋,無喜色。」這裡以謝安比房琯,也點出二人生前的交誼。

4.徐君,春秋時吳季札(延陵季子)聘晉,路過徐國,心知徐君愛其寶劍,但因有上國之使,不便相贈。及還,徐君已死,遂解劍掛在其塚樹而去。事見《說苑》及《新序》。這句寫二人交情生死如一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我在他鄉一再地奔走,今天停下馬來拜別房太尉那孤零零的土墳。

我的淚流不乾,周圍的土地都被打濕了;低處天空中,停留著片片斷雲。

面對謝太傅,生前有幸陪他下棋,而今我持寶劍往哪裡去找徐君?

只見墳前的林花紛紛飄落,那黃鶯的哀啼聲啊,像是在為我送行。

 

杜甫˙旅夜書懷:

細草微風岸,危檣獨夜舟。星垂平野闊,月湧大江流。

名豈文章著,官應老病休。飄飄何所似,天地一沙鷗。

【注釋】

1.危檣,高聳的桅竿。獨夜,孤獨之夜。

2.大江,指長江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岸邊的小草在微風中搖動,夜晚的江邊停泊著高聳桅杆的船舟。

星光低垂,原野顯得格外遼闊;月映波濤,大江滾滾地奔流。

名聲豈因文章的美妙而顯赫?做官應該為年老多病而退休。

我飄泊的一生究竟像什麼?只不過是天地間一隻小小的沙鷗。

 〔賞析〕請按此

杜甫˙登岳陽樓

昔聞洞庭水,今上岳陽樓。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夜浮

親朋無一字,老病有孤舟。戎馬關山北,憑軒涕泗流。

【注釋】

1.岳陽樓,湖南岳陽城西門城樓,高三層,下臨洞庭湖,煙波浩瀚,景象萬千。唐張說謫岳州時築,宋滕子京重修,宋范仲淹有《岳陽樓記》記其勝狀。

2.吳楚,古代二國名,約有今江蘇、浙江、安徽、江西、湖南、湖北一帶,大致以江西為分界,故曰東南。坼(ㄔㄜˋ),分裂。謂洞庭湖把吳楚分裂開。大致說來,吳在湖東,楚在湖西,像是湖把兩地隔了開來。

3.乾坤,天地,或指日月。《水經注•湘水》云:「洞庭湖水廣圓五百餘里,日月若出沒其中。」這裡化用其意,極寫洞庭湖氣象闊大。

4.老病,時杜甫五十七歲,又多病痛,耳聾臂麻,故云。有,在。孤舟,謂出蜀後全家都在水上飄蕩著。

5.戎馬,這時北方戰事未息,吐番入侵,郭子儀領兵屯奉天(今陜西乾縣)以備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早就聽聞洞庭湖水的遼闊,今天才得以登上了湖邊的岳陽樓。

湖面浩瀚無邊,把東南分成吳楚兩地;湖水日夜洶湧,整個宇宙好像在飄浮。

親戚朋友沒有一個捎來音訊,年老多病而全家還飄泊在孤舟中。

北邊關山,到現在仍然戰事不休,我靠著欄杆遠眺,不禁涕淚橫流。

 

杜甫˙蜀相

丞相祠堂何處尋,錦官城外柏森森。映階碧草自春色,隔葉黃鸝空好音。

三顧頻煩天下計,兩朝開濟老臣心。出師未捷身先死,長使英雄淚滿襟。

【注釋】

1.蜀相,蜀漢丞相,指諸葛亮。諸葛亮於蜀漢章武元年任丞相。

2.錦官城,成都的別稱。古為主錦官所居之處,故云。

3.自春色,自呈春色。

4.黃鸝,黃鶯。空好音,空有好音。

5.三顧,諸葛亮隱居隆中(山名在今湖北襄陽縣西)時,劉備曾三次往見,請他出來輔佐自己。頻頻,同頻繁,形容三顧之勤。天下計,平天下之計。

6.兩朝,指先主劉備和後主劉禪兩朝。開,指佐先主劉備開國。濟,指助後主劉禪繼業。

7.死,病死。蜀漢建興十二年,諸葛亮出師伐魏,據五丈原(在今陜西郿縣西南),與魏司馬懿對峙於渭水百餘日。同年八月,病死軍中,故云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到哪裡尋找蜀漢丞相祠堂?哦,就在成都城外,門前有古柏森森的地方。

台階上碧綠的小草,獨自表現了春天氣息;隔著樹葉的黃鶯,白白發出好聽的歌聲。

劉備三顧茅廬,請您出山,謀劃天下大計;輔佐劉家父子兩代,費盡您老臣的忠心。

出師還沒有獲勝,自己就先病死了。這使得後人感嘆不已,淚流滿衣襟。

 〔賞析〕請按此

杜甫˙客至

舍南舍北皆春水,但見群鷗日日來。花徑不曾緣客掃,蓬門今始為君開。

盤飧市遠無兼味,樽酒家貧祇舊醅 。肯與鄰翁相對飲?隔籬呼取盡餘杯。

【注釋】

1.客,指崔明府。作者題下自註:「喜崔明府相過」。明府為唐人對縣令的尊稱。崔明府係杜甫母舅白水縣尉崔頊。

2.緣,因為。掃,掃徑。古人以卻掃為不再迎客,故掃徑表示迎客之誠。

3.蓬門,茅屋的門。

4.飧(ㄙㄨㄣ),指熟菜。盤飧,泛指菜餚。市遠,離市集遙遠。兼味,兼有幾道菜。

5.樽,酒器。舊醅,隔年的陳酒。古人好飲新酒,故杜甫以此為歉。

6.肯,能否允許。這是向客人徵詢之詞。

7.取,助詞。餘杯,餘下來的酒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屋舍南面北面都瀰漫著春水,只見到一群群鷗鳥天天飛來。

沒有客人來,花間小徑也不曾打掃,柴門今天才為您而打開。

遠離市街,買不到多樣菜肴;家裡貧窮,也只有隔年陳酒招待。

您願不願意同鄰居老翁對飲?隔著籬笆,呼喚來相互乾幾杯。

 

杜甫˙野望:

西山白雪三城戍,南浦清江萬里橋。海內風塵諸弟隔,天涯涕淚一身遙。

惟將遲暮供多病,未有涓埃 答聖朝。跨馬出郊時極目,不堪人事日蕭條。

【注釋】

1.西山,又名雪嶺,在成都西,主峰終年積雪。三城,指松(今四川松潘縣)、維(故城在今四川理縣西)、保(故城在理縣新保關西北)三州。戍,防守。三城為蜀邊防重鎮,吐蕃時相侵犯,故有駐軍防守。

2.南浦,指南郊外水邊地。清江,指錦江。萬里橋,在成都城南。蜀漢費褘訪問吳國,臨行時曾對諸葛亮說:「萬里之行,始於此橋。」故稱萬里橋。

3.風塵,比喻戰亂。諸弟隔,杜甫有四弟,杜穎、杜觀、杜豐、杜占。只有杜占從他入蜀。

4.天涯,指極遠的地方。

5.遲暮,指年老。這時杜甫年五十。供多病,謂全交給多病之身了。

6.涓,指細流。埃,指微塵。涓埃,猶言絲毫,微末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西山常年積雪,三城有著駐軍守衛;南浦清江上頭,架有一座萬里橋。

海內戰亂紛紛,兄弟四分五散;天涯悲哀流淚,我孤身流寓在遙遠的地方。

只讓年紀老邁,身體又是多病,沒有拿出絲毫的力量來報效聖朝。

騎馬來到郊外極目遠眺,我不忍見到滿目瘡痍,且世事日漸蕭條。

 

杜甫˙聞官軍收河南河北:

劍外忽傳收薊北,初聞涕淚滿衣裳。卻看妻子愁何在,漫捲詩書喜欲狂。

白日放歌須縱酒,青春作伴好還鄉。即從巴峽穿巫峽,便下襄陽向洛陽。

【注釋】

1.劍外,四川北部有劍門,劍門以南稱劍外,這裡代稱蜀地。薊(ㄐㄧˋ)北,指今河北北部地區,當時是安史叛軍根據地。

2.卻看,回看。愁何在,不再有愁。

3.漫捲,隨手胡亂的捲起。

4.即,立即。巴峽,四川東北部巴江中的峽谷。巫峽,在今四川巫山縣東,長江三峽之一。

5.襄陽,今湖北襄陽縣。洛陽,在今河南,杜甫有田園在此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流寓在邊遠的四川,突然傳來收復薊北的喜訊,剛聽到這一振奮人心的消息,我高興得眼淚直流,淚水滴溼了衣裳。

回頭看看妻兒子女,滿面的愁雲早已一掃而光;隨手卷起詩稿,高興得要發癲發狂!

在這大好春光,讓我們放聲歌唱,盡情飲酒,讓我們結伴同行,興高采烈地回到家鄉。

立刻,我們從巴峽順流而下,穿過巫峽,再下到襄陽,直奔洛陽。

 

杜甫˙登高:

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迴。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。

萬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獨登臺。艱難苦恨繁霜鬢,潦倒新停濁酒杯。

【注釋】

1.渚(ㄓㄨˇ),水中的小洲。迴,迴旋。

2.落木,落葉。蕭蕭,形容葉落的聲音。

3.百年,猶言一生。

4.艱難,指時世艱難。苦恨,更惱恨。繁霜鬢,耳邊白髮日增。

5.潦倒,猶言困頓。謂多病而身體衰頹。新停濁酒杯,這時杜甫正因肺病戒酒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秋風勁吹,天空高闊,猿猴鳴叫聲顯得格外悲哀;江水清澈,沙灘潔白,空中鳥兒飛去又飛回。

無邊無際的樹葉蕭蕭地飄落下來,數也數不盡長江的浪濤滾滾而來。

萬里空曠的秋天引人發愁,更苦長年飄泊作客;一生多病,如今又是一人獨自登台。

艱難啊,痛恨我的兩鬢猶如白霜一樣,潦倒多病,近來我已停止了飲酒。

 

杜甫˙登樓:

花近高樓傷客心,萬方多難此登臨。錦江春色來天地,玉壘浮雲變古今。

北極朝廷終不改,西山寇盜莫相侵。可憐後主還祠廟,日暮聊為梁甫吟

【注釋】

1.錦江,水名。在四川境內,為岷江支流,以濯錦得名,杜甫的草堂即臨近錦江。來天地,與天地俱來。

2.玉壘,山名,在今四川灌縣西。變古今,與古今俱變。

3.北極,北辰。比喻朝廷。《論語•為政》:「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眾星拱之。」終不改,謂唐王朝安全鞏固,不可動搖。廣德元年十月,吐蕃陷長安,立廣武王李承弘為帝,代宗避至陜州(今陜西陜縣),後郭子儀收復京城,始轉危為安。此句喻吐蕃雖陷京立帝,朝廷始終如北極那樣不稍移動。

4.西山寇盜,指吐蕃。廣德元年十二月,吐蕃又陷松、維、保三州(皆在四川境)及雲山新築二城,後劍南西川諸州也落入吐蕃。此句連上文,意謂朝廷終不因侵擾而稍改,故吐蕃也莫來相侵。

5.祠廟,蜀先主(劉備)廟在成都錦官門外,西邊為武侯(諸葛亮)祠,東邊即後主(劉禪)祠。意謂後主雖庸下,賴諸葛亮之輔佐,故至今還有祠廟。但雖如此,總覺可憐。

6.〈梁甫吟〉,樂甫篇名。相傳諸葛亮隱居時好為〈梁甫吟〉。但現存〈梁甫吟〉歌詞,係詠晏嬰二桃殺三士事,與亮隱居時心情似不相涉,故學者疑之。一說亮所吟為〈梁甫吟〉古曲。又一說吟者是杜甫自己。因李白也曾作〈梁甫吟〉,則此處之「聊為」,即有杜甫也欲作此曲以寄慨之意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高樓附近,鮮花盛開,看了反而更傷心;到處還不平靜,我卻來這裡登臨。

錦江的春色爛漫,從四面八方湧來;玉壘山的浮雲,自古到今變幻無常。

朝廷猶如北極星始終位在中天,西山的盜寇吐蕃你們莫再來入侵。

可憐亡國的後主劉禪還立有祠廟;天色已晚,我低吟著〈梁甫吟〉而不忍離去。

 

杜甫˙宿府:

清秋幕府井梧寒,獨宿江城蠟炬殘。永夜角聲悲自語,中天月色好誰看。

風塵荏苒音書斷,關塞蕭條行路難。已忍伶俜十年事 ,強移棲息一枝安。

【注釋】

1.幕府,軍隊出征,須以帳幕為府署。後因稱將帥的府署為幕府。井梧,井邊的梧桐樹。

2.蠟炬,蠟燭。

3.永夜,長夜。此句意謂永夜中唯聞號角聲像在自作悲語。

4.風塵荏苒(ㄖㄢˇ),比喻戰亂不絕。荏苒,猶輾轉。

5.伶俜,飄零失所。指自天寶十四載安祿山反至寫此詩,已忍受了十年的伶俜生活。

6.強,勉強。謂自己之入嚴武幕,原是勉強以求暫時的安居。棲息一枝,用《莊子•逍遙遊》「鷦鷯巢於深林,不過一枝」意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深秋時節,幕府井邊這棵梧桐,使我感覺有些涼意了;一個人宿在江城,夜已深,蠟燭將殘。

整夜的號角聲悲鳴,仿彿訴說著痛苦;天空中月色亮麗,誰有心情去觀看?

戰亂蔓延,家裡的音信早就斷絕不通;關塞蕭條,行路交通就更加困難。

歲月流逝,我已經忍受十年飄泊無依的生活。現在勉強做幕僚,暫且棲息在這裡安身。

 

杜甫˙閣夜

歲暮陰陽催短景,天涯霜雪霽寒宵。五更鼓角聲悲壯,三峽星河影動搖。

野哭幾家聞戰伐,夷歌數處起漁樵。臥龍躍馬終黃土,人事音書漫寂寥。

【注釋】

1.閣,即夔州(今四川奉節縣)西閣。

2.陰陽,指日月。景,日光。短景,謂冬季日短。

3.天涯,這裡指作者寓居之地。霜雪霽寒宵,謂霜雪初霽之寒宵。

4.鼓角,更鼓和號角。

5.三峽,即長江三峽;瞿塘峽、巫峽、西陵峽。星河,星辰與銀河。

6.戰伐,指戰亂聲。此句意謂從幾家野哭中聽到戰亂又起。幾家,一作「千家」。

7.夷歌,夷族山歌。此句意謂漁人樵夫都唱著夷歌。暗示夔州之僻遠。數處,一作「幾處」。

8.臥龍,指諸葛亮。《蜀書•諸葛亮傳》:「徐庶……謂先主曰:『諸葛孔明者,臥龍也。』」躍馬,指公孫述。述在西漢末曾乘亂據蜀,自稱白帝。這裡用晉左思〈蜀都賦〉「公孫躍馬而稱帝」之意。諸葛亮和公孫述在夔州都有祠廟,故詩中及之。終黃土,終歸一杯黃土,有賢愚同盡之意。

9.人事,指人事蕭條。音書,謂家書斷絕。意謂既然愚賢同盡,則自己的遭遇與遠地的音訊,也聊且任它寂寥了。

〔白話改寫〕

年終歲末,日月如流,又是夜長晝短時候;淪落天涯,霜雪初霽,卻迎來寒冷的夜霄。

五更時分,傳來陣陣鼓角聲,何等悲壯!三峽江上,星辰和銀河的倒影,晃晃搖搖。

郊野有多少人家,因親人在戰爭中離散,痛哭流淚?漁民樵夫們,幾處唱起當地的民歌。

諸葛亮、公孫述,最後還是埋進黃土堆裡。又何必常常念念人事蕭條,家書斷絕,任它寂寥吧!

 

回詩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杜甫的相關新聞 

杜甫草堂博物館

夔州杜甫研討會

杜甫研究相關資料   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學生杜詩閱讀報告

杜甫詩全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