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賞析許清雲教授賞析

張若虛.春江花月夜 

春江潮水連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灩灩隨波千萬里,何處春江無月明。

江流宛轉繞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空堿y霜不覺飛,汀上白沙看不見。

江天一色無纖塵,皎皎空中孤月輪。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人初照人?

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祇相似。不知江月照何人,但見長江送流水。

白雲一片去悠悠,青楓浦上不勝愁。誰家今夜扁舟子,何處相思明月樓?

可憐樓上月裴回,應照離人妝鏡臺。玉戶簾中卷不去,搗衣砧上拂還來。

此時相望不相聞,願逐月華流照君。鴻雁長飛光不度,魚龍潛躍水成紋。

昨夜閒潭夢落花,可憐春半不還家。江水流春去欲盡,江潭落月復西斜。

斜月沉沉藏海霧,碣石瀟湘無限路。不知乘月幾人歸,落月搖情滿江樹。

賞析:張若虛,生卒年不詳,約為初、盛唐詩人,與賀知章、張旭、包融,號為「吳中四士」。《全唐詩》中雖僅存其詩兩首,然這首詩讓張若虛成為中國歷史上以孤篇佳作傳名千古。而從文學史演進的角度看,〈春江花月夜〉是初唐聲律集大成作品,不僅語調和諧、描繪精緻,且結合自然萬物清新永恆的特質,探討宇宙人生萬物之理,擴充詩歌內容的廣度與深度,遠遠超過前人類似的作品,頗耐人精微探尋,是歷來詩評家激賞的作品

        這首詩通篇不離春、江、花、月、夜,以此建構出春天月下的美景,詩人彷彿丹青妙手,輕輕揮灑,就絢爛染出了耀眼詩篇。詩人以「春江潮水連海平」破題,開篇便就題興發,以浩瀚江水、明月初昇來互相對應,勾勒出春江印月空闊無限的情景,不愧為大家出手、非同凡響。接著「海上明月共潮生」,「生」字是詩眼,讓原本清麗的圖像一時間活絡起來;賦予明月、潮水鮮活躍動的生命,也讓後面對流水、月色籠罩之平野,江流宛轉、花林似霰的景緻描述瞬間生動起來。「生」字,宛若畫龍點睛一般,讓整幅圖畫「動」了起來。這幅由遠及近、由大而小的景物描述,最後歸結到「皎皎空中孤月輪」,此後詩風一轉,詩人並不止於景物客觀的描寫,而要更深沉地探索出宇宙人生之理,於是發問:「江畔何人初見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」這種手筆是在宮體詠物詩之上,細緻描物外又能超越,蘊入詩人自我對生命哲理的探尋。詩人在此不斷飛昇,「人生代代無窮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」,雖感悟人生苦短,卻哀而不傷,獨留給讀者無限的遐思、餘韻。

        詩歌下半從「白雲一片去悠悠,清楓浦上不勝愁」始,則由景入情,遁入世間兒女相思之離別愁恨,盡寫思婦與遊子的兩地相思。詩人從永恆遼闊的自然情景轉入閨中女子的相思離愁,依然將主題扣緊在「春、江、花、月、夜」上,承繼詩題,更鋪陳發揮,襯托其閨怨之不勝愁。「此時相望不相聞,願逐月華流照君」,述說著閨婦企望隨月尋人之癡心,以及幻想的破滅,只能眼睜睜望著「江水流春去欲盡,江潭落月復西斜」,光陰一秒秒地流逝,青春也一年年地虛度。末段以「不知乘月幾人歸,落月搖情滿江樹」作結,既呼應首句「海上明月共潮生」,還將情感寄託於落月,以及月色瀰漫的江樹,抒發其悠遠不盡的情思餘韻。

        整篇〈春江花月夜〉不論在思想或是藝術上都超越過去文學表現,張若虛從生活常見的傳統題材,注入新的涵義,融詩情、畫意、哲理於一體,匯成情、景、理交融的詩篇,達到深邃、邈遠的意境,牽動著古今中外不知凡幾讀者的心,成就其詩歌上不朽之地位。

 

杜甫.絕句(遲日江山麗)  

遲日江山麗,春風花草香。

泥融飛燕子,沙暖睡鴛鴦。

白話改寫: 春天的早晨,暖和的陽光照耀四方,整個江山都顯得亮麗光彩。春日微風送來了花香和青草香,在空氣中流蕩。冰雪已經融化,陽光把到處都烘得暖洋洋的,一群一群的燕子飛來飛去,一對一對的鴛鴦酣睡在溫暖的沙地上。

賞析:詩人體物入微,運用他的生花妙筆,藉著燕子在春風中飛翔,鴛鴦在陽光下酣睡,把春天那份和暖、慵懶、舒服的感覺,活生生的呈現出來了。

 

王維.竹里館

獨坐幽篁裡,彈琴復長嘯。

深林人不知,明月來相照。 

白話改寫:

竹里館被幽靜的竹林所圍繞著,我獨自坐在裡頭,一邊彈琴一邊自在地嘯歌。在深闊的林子裡面,無人知曉我這般怡然快活,只有明朗的月光射入林間,陪伴我享受孤寂中的愉悅。

賞析:王維歌詠輞川風景的作品有許多,這首竹里館寓獨居之樂於月色竹林的景觀中,也是歷來最為人們熟悉的名篇之一。竹里館應是王維在竹林中的別館,獨處在這裡,得以盡情享受孤獨的樂趣,可以寫詩、可以遊玩、可以彈琴、可以歌唱。在中國文學中,竹向來代表隱逸高絕的形象,恰好吻合王維獨居此地的心境。

  王維年輕時候,除了詩文創作,在繪畫和音樂方面的造詣,同樣為時人所稱道。傳說他曾因為高超的演奏技巧和譜曲才華,獲得達官貴人的注意,進而得到狀元及第的機會。在另一則傳說中,王維更展現驚人的音樂鑑賞能力。《舊書本傳》裡提到,有人得到奏樂圖一幅,但不知題名,拿去請王維鑑賞,王維看了一眼就說:圖中畫的是演奏霓裳羽衣曲第三疊第一拍的樣子。後來有人按照畫上的動作試奏,果然無一差異。

  雖然故事屬實有待推論,但是王維精通音律的才華,確實讓他在朝中擔任的第一個職務就是掌管音樂歌舞的大樂丞。他自己也常在詩中談到彈琴:「松風吹解帶,山月照彈琴。」(酬張少府)「酌酒會臨泉水,抱琴好依長松。」(田園樂)。因此在〈竹里館〉中,王維撫琴高歌,邀請明月同享此樂,可是一點也不令人訝異。他大方地接受月的關照,因為亙古以來,始終獨自高懸的月,絕對懂得他在孤獨中追求的是什麼。這首詩很能刻畫出一位獨樂樂的自在隱士圖。

 

王和卿 仙呂【醉中天】大蝴蝶 

彈破莊周夢,兩翅駕東風。百座名園個空。難道是風流孽種,嚇殺尋芳蜜蜂。輕輕搧動,賣花人搧過橋東。

白話改寫:

蝴蝶掙破莊周的好夢,兩個大翅膀駕馭著東風。

三百座名園的花朵,一個一個全被你採空了。 

難道說,你是天生風流種?嚇唬得尋找花蜜的蜂兒四處逃避。

翅膀輕輕地搧動,將那賣花人都搧過橋東了。

賞析:這是一首諧曲,格調風趣,體現出早期散曲自娛娛人的特徵。王和卿【醉中天】所歌詠的主體––大蝴蝶,確實曾見於燕市,故陶宗儀《輟耕錄》卷二十三云:「中統初,燕市有一蝴蝶,其大異常。王賦【醉中天】小令云云,由是其名益著。」

        作者運用夸飾筆法,描繪大蝴蝶其大無比,非僅小蜜蜂不是他的採花對手,即便是賣花人兒,也被搧過橋東去。歌唱如此一隻大蝴蝶,其即興式的滑稽調侃趣味,勢必能引發聽眾的笑聲。雖然,王和卿運用「莊周夢蝶」的故事,賦予「大蝴蝶」神秘的色彩,也會開拓出想像的意涵與空間;亦有追求適意人生和及時行樂的情懷。

王德信 中呂【十二月】帶【堯民歌】別情 

自別後遙山隱隱,更那堪遠水粼粼。見楊柳飛綿滾滾,對桃花醉臉醺醺,透內閣香風陣陣,掩重門暮雨紛紛。

黃昏忽地又黃昏,銷魂怎地不銷魂, 新啼痕壓舊啼痕,斷腸人憶斷腸人。今宵香肌瘦幾分,縷帶寬三寸。

白話改寫:

自從分別後,心上人啊!你我相隔有多遠,一道道水啊,一重重山。又是楊柳飛絮、桃花醉人的季節,我那有心情觀賞這美麗的春色,我更悲哀春天的歸去。即便閨閣透入陣陣香風,可我只好緊緊地關上房門,凄然面對這暮雨紛紛。
害怕黃昏來臨,可忽地又是黃昏時候;此時此刻,我怎能不靈魂離體、神思茫然。憔悴的臉龐啊!新淚痕壓著舊淚痕,我這個斷腸人思念著你那個斷腸人。今夜良宵,我消瘦好多喲,腰帶整整寬出了三寸。

 

賞析: 此首小令為元曲中的上乘之作。作者純用鋪敘手法,展示暮春時節,楊柳飛絮,桃紅將落,暮雨紛紛的氣氛,勾勒閨中少婦魂不守舍熱淚縱橫的意態;因思念遠離的情人,深鎖閨閣重門,卻難以掩飾內心的愁悶。此曲採用通過描摹景物,醞釀氣氛,進而烘托人物內心世界的手法,寫出了一位少婦對遠別夫婿的刻骨相思、容顏憔悴,獨具匠心。

        作者大量運用疊字,及對偶句式,鋪敘暮春惱人物色,烘托氣氛,有力地深化、濃化了抒情女主人的傷感情懷。

張養浩 中呂【山坡羊】潼關懷古

峰巒如聚,波濤如怒,山河表裡潼關路。望西都,意踟躕,傷心秦漢經行處,宮闕萬間都做了土。興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

白話改寫:

青翠峰巒重重疊疊,如同大軍聚集;黃河波濤洶湧澎湃,如同兵士怒吼。

進入潼關的主要道路,裡面是華山,外邊是黃河。

(站在潼關上)西望千年古都長安,不禁心潮起伏,徘徊不前。

傷感啊!那裡曾是秦始皇、漢高祖苦心經營的地方,萬間壯麗巍峨的宮殿,如今都成了土堆。

王朝興起時,老百姓受苦受難;王朝滅亡時,老百姓受苦受難。

賞析:此小令將寫景、抒情、議論融合一體,而氣勢雄渾,視野開闊,見解深刻,是元散曲中著名篇章之一,也是作者最成功的散曲。作品寫於天曆二年應皇帝徵召赴陝西賑災途經潼關時。潼關夾在山河之間,是進入關中平原的咽喉,頭三句描寫潼關形勢,真能體會出「一夫當關,萬夫莫敵」的險要。望西都以下四句的抒情手法,俯仰古今,感慨萬千。表裡山河的有利屏障,仍無法避免秦、漢王朝的滅亡,嚴峻的歷史不能不令人深長思考。最後推出結論來,以深沉的格調抒發王朝興衰的感慨,表達了對百姓苦難命運的深切關注,雖說沒有明白揭開答案,但顯然已經觸及到了人民苦難的問題根源。作者非凡的歷史洞察力和精湛的藝術概括力,真是令人喝采。

范仲淹˙蘇幕遮

碧雲天,黃葉地,秋色連波,波上寒煙翠。山映斜陽天接水,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

黯鄉魂,追旅思,夜夜除非,好夢留人睡。明月樓高休獨倚,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。

白話改寫:

碧藍的天空一望無際,枯黃的落葉掉滿一地。

秋天景色連著江中的綠波,綠波上寒煙陣陣。

青山映照著夕陽,藍天連接著秋水,

芳草不解人間離情,更生長到斜陽外。

黯然銷魂思念著故鄉啊!羈旅的愁緒追逼著心房啊!

夜夜除非有箇,美好的回鄉夢境方能留人安睡。

月明的時候,不要獨上高樓倚欄眺望,

美酒進入了愁腸,都會化成思鄉的淚水。

賞析:此詞寫羈旅相思之情,而造語鮮麗,深切委婉,耐人尋味。清代詞人彭孫遹《金粟詞話》評說:「前段多入麗語,後段純寫柔情,遂成絕唱。」所謂麗語,就是色彩鮮艷的詞語,如「碧雲」、「黃葉」、「寒煙翠」等;所謂柔情,是指細膩、凄惋,而不是溫柔。如「黯鄉魂」,言黯然銷魂思念著故鄉!思念家鄉,黯然銷魂。係化用江淹〈別賦〉名句:「黯然銷魂者,唯別而已矣。」寫來更加細膩、凄惋。又如「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」,直言但謂睡不得爾,作者卻說「除非好夢」,反言愈切。再如「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」,更是一片柔情之筆。

        這首詞藝術上的特點有二:一是寫景層層有序,由上而下、由近而遠,在一個廣闊的空間堙A引出鄉思離情。情因景見,景因情生,相襯相映,水乳和諧。通過層次,成功地表現出人物感情的起伏變化。二是抒情迂迴往復,曲折多變。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。無可奈何之情,溢於言表,欲求排解,而羈旅愁思復相逐而來。此是一曲折。夜夜除非,好夢留人睡。此是二曲折。明月樓高休獨倚。此是三曲折。酒入愁腸,化作相思淚。此是四曲折。總之是,鄉思離情,始終無法排解。(更多賞析)

柳永˙雨霖鈴

寒蟬淒切,對長亭晚,驟雨初歇。都門帳飲無緒,留戀處、蘭舟催發。執手相看淚眼,竟無語凝噎。念去去、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

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、冷落清秋節!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、曉風殘月。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。

白話改寫:

寒蟬不住地哀鳴,面對著長亭的傍晚,驟雨才剛剛下完。

在帳幕媕^別,那有心思飲酒歡唱?

正是依依難捨的時候,木蘭舟卻催促著要啟行。

小手緊緊握住小手,互相凝視,含著淚眼,千言萬語都咽在喉頭。

想到這次要遠去千里煙波外,楚地的天空籠罩著暮靄茫茫。

多情的人,自古以來都因離別而悲傷,

更難受的,分手是在清秋季節,多麼冷落、悽涼!

今夜酒醒過來,我會來到什麼地方?

料想是在那楊柳參差的江岸旁,

晨風料峭,殘月掛在天上。

這次離去的時間會很長,很長,

就算有良辰美景也無心再遊賞。

縱使心中還懷有千種深情厚意,

但能對誰人去傾訴衷腸?

賞析:此詞抒寫羈旅別情,是柳永即將離開汴京開封,紅粉知己與之餞行分別時的悲痛。詞中運用融情入景,即景抒情手法,委婉曲折地表達出多情人內心的痛苦。寫作技巧相當高明,深切委婉,耐人尋味。

詞的上闋主要寫離別時的情景。開頭三句,既非專門敘事,也非刻意描景,而是在醞釀一種足以觸動離情別緒的氣氛,以增強下面抒情的感染力。都門、帳飲、無緒,分別表達了地點、景物、離人的動作和心情,是寫不忍別而又不得不別之痛苦。蘭舟催發,說明依依不捨;執手相看兩句,描繪難捨之痛苦情狀。委婉曲折,而情景更逼真。念去去、千里煙波,暮靄沉沉楚天闊。急轉直下,引出對別後情景的想像。作者運用的是融情入景手法,技巧十分高明。

        詞的下闋主要寫別後的情緒。多情兩句,從自己解說,呼應上闋之離情難捨,又更進一層地表示出兩人的深摯感情。楊柳、曉風、殘月,一串凄清景象,係借景抒懷手法,而寫得情景交融,如水如乳,歷來為人所傳誦。此去經年以下四句,從送行者這方設想,蜜意深情,回環往復,委婉曲折,寫多情人內心的痛苦,言有盡而情意無窮。

蘇軾˙卜算子(黃州定惠院寓居作)

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誰見幽人獨往來,飄緲孤鴻影。

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
白話改寫:

殘月掛在疏落的梧桐樹上,

漏斷夜深,人剛剛安靜入睡。

誰見放逐的人兒獨來獨往?

朦朧夜色中似有孤鴻飛翔。

孤雁吃驚地回頭四下張望,

有誰能知道牠滿懷著悲傷。

揀遍高處的樹枝不肯棲息,

寧願在沙洲忍受寂寞悽涼。

賞析:此詞歷來有種種傳說,筆者頗認同詠物的說法。但作者詠物並非全就孤鴻舖寫,其詠物目的仍在于寫人。同時將所詠之物與所寄之情,融溶諧和,既切合物的自然特徵,亦與人的思想感情契合妥貼,達到「善藏者未始不露,善露者未始不藏」,含蓄蘊藉,餘味無窮,卻又絕不隱晦,故許為「有寄託詞」之上品。

宋元豐二年,東坡因烏臺詩案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。三年二月一日到達黃州,寓居定惠院,親友絕交,疾病連年,饑寒并日,人皆相傳已死。本詞即寫作於此。

上闋開頭兩句,由遠而近,寫的是夜深之景,以渲染幽寂凄清。幽人、孤鴻兩句,以鴻喻人,似真似幻,呼應缺月、疏桐、漏斷、人靜之特定環境,進一步寫出作者凄清、幽寂、孤獨、高潔的身心。

        下闋四句是對孤鴻,也是就人的具體特寫。憂讒畏譏之感,不肯有違初衷之志,語語雙關,寓意深刻。東坡高尚品格,於此可見。

過零丁洋--文天祥

辛苦遭逢起一經,干戈寥落四周星。

山河破碎風飄絮,身世浮沉雨打萍。

惶恐灘頭說惶恐,零丁洋裡嘆零丁。

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

注解

1.起一經:依靠精通一種經書考試發跡,出來做官。

2.干支:古代兵器。此泛指戰爭。

3.寥落:荒涼冷落。

4.四周星:四年。地球每十二個月繞太陽一周,故亦稱周星。

5.惶恐灘:原名黃公灘,在今江西萬安境內贛江中,是贛江十八灘中最險峻的一灘。

6.零丁洋:一作伶仃洋,在今廣東中山縣南。

7.照汗青:照耀史冊。古人使用竹簡書寫,為便利書寫,及能防蟲蛀,製竹簡時,先於火上烘烤,令竹油滲出如汗,如此加工過程和製成竹簡,都稱為「汗青」。

語譯:辛辛苦苦參加科舉考試,以精通一部儒家經典入仕為官。然而元軍南侵,激烈戰鬥不斷,投入軍旅生活,忽地已過了四個年頭。祖國大好山河,早已支離破碎,猶如狂風吹卷起柳絮,在半空飄散。個人的身世遭遇,行將成為亡國孤臣,恰似暴雨擊打浮萍,在水面飄流。回憶去年空坑慘敗,途經惶惶灘頭,心情十分惶恐不安;現在兵敗被俘,來到零丁洋裡,怎能不感慨自己的零丁孤寂啊!人生自古以來,誰能免除一死呢?我已經準備好了,就留下這顆赤紅的心照耀史冊吧!

淺析:這是作者 兵敗被俘,過零丁洋時的感慨,以詩歌表明決心殉國的志節。 詩人從生活中擷取四個重大事件,反應其抗元愛國的一生,具有高度的概括性與感染力。而最後兩句直抒出胸中的正氣,慷慨陳詞,激昂高揚,沉鬱悲壯,感人至深。

旅夜書懷--杜甫

細草微風岸,危檣獨夜舟

星垂平野闊,月湧大江流。

名豈文章著,官應老病休。

飄飄何所似,天地一沙鷗。

注解

1.危檣,高聳的桅竿。

2.獨夜,孤獨之夜。

3.大江,指長江。

語譯:岸邊的小草在微風中搖動,夜晚的江邊停泊著高聳桅杆的船舟。星光低垂,原野顯得格外遼闊;月映波濤,大江滾滾地奔流。名聲豈因文章的美妙而顯赫?做官應該為年老多病而退休。我飄泊的一生究竟像什麼?只不過是天地間一隻小小的沙鷗。

淺析:這是作者 攜眷離開成都,乘船東下,夜泊在渝州到忠州的旅途中所作。 詩分兩個部份,前四句描寫旅夜所見之景,以清幽寂靜的夜景,烘托寂寥的意境,透露出詩人孤獨悒鬱的心緒。後四句書寫個人情懷,先借反問反語來曲折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複雜感受,再以低回盤旋於夜空中而又無處可歸的沙鷗作比喻,述說自己在茫茫天地中飄泊流浪,真有千種孤寂、萬種悲涼。此詩語言樸素凝煉而又形象鮮明,情景交融,顯示出杜甫沉鬱頓挫的藝術風格。

山行 --杜牧

遠上寒山石徑斜,白雲生處有人家。

停車坐愛楓林晚,霜葉紅於二月花。

注解

1.石徑:山間用石板、石塊鋪成的小路。

2.生:這個字也有寫作「深」的。但用生字則雲起之狀如在眼前。

3.坐:因為。

4.晚:晚秋景致。

語譯:一條石塊鋪成的小路,傾傾斜斜繞上寒秋的高山。隱隱約約有幾戶人家,深居在那飄渺的白雲之間。因為喜愛這時的晚景,我把車子停在一片楓林前。那經霜的楓葉紅艷艷,勝過了二月的春花正爭妍。

淺析:這是作者晚秋遊山時寫的秋山行旅圖。秋景如在目前,濃濃的秋意撲面而來,彷彿置身於令人心醉的楓林之中。

春日  --朱熹

 勝日尋芳泗水濱,無邊光景一時新。

等閑識得東風面,萬紫千紅總是春。

注解

1.勝日:美好的日子。

2.尋芳:此指春遊。

3.泗水:水名,在山東省境內。

4.等閑:言輕易、隨便。

 

語譯:美好的春日塈盚C覽到泗水河濱,無邊無際的春光令人眼界一新。人們能輕易領略到春風的面貌,百花齊放,處處散發的氣息都是春。

淺析:這首詩述說朱夫子在春光明媚的泗水河邊踏青時的感受,整首詩洋溢著無比的興奮心情。